・無CP向

 

・可能看起來有點複雜

 

*

 

  露米諾斯看到了,與一般闔上眼睛,進入夢鄉時的感覺不同,那是一種令人無來由地心生恐懼的黑暗。

 

  「答──答──」是水滴落的聲音。他試著挪移了腳步,才發現他輕輕的一個動作,就讓自己的腳底下濺起了水花,沾濕了自己的長靴、以及一部分的衣料。

 

  周遭都是水,他突然發現。水滴落的聲音漸漸變得急促,他發現腳底下的水突然開始慢慢地漲高。

 

  他慌亂了,卻因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而讓自己看不清楚方向,哪裡能逃,徘徊在原地的他,突然間下定決心般地開始向前奔跑。

 

  又過沒多久,他撞上了一面牆。這令他鼻子吃疼,他踉蹌了幾步,右手撫著方才剛撞著的鼻樑。心想會不會因為這樣而發紅。不對,重點並不是這個。

 

  放下右手,他向四周探手觸摸,每一面都像牆般地緊緊包圍住他──剛才還不是這樣的。

 

  『呵呵呵──』低沉的嗓音發出了笑聲,露米諾斯保持警戒地感覺四周魔力的波動,終於被這黑暗壓地悶不過氣,他以自身為原點,施展了光的魔法。亮是亮了,他卻看到四周不是牆,而是鏡子,而上頭還是一股沉重的黑,看不見盡頭。

 

  「是誰──」露米諾斯低吼著。他仰著頭想要聽清楚聲源。

 

  『在這裡、這裡啊……』那個聲音越聽越是熟悉,他開始有些緊張的顫抖,將視線放在那幾面映著自己的鏡面上。惶恐不安的眼神又參雜著幾分著急,來回在四周內反射著,還有那個討人厭、又帶著磁性的聲音。

 

  跟自己很像。他霎時間反應過來,正前方的鏡面被染黑,跳出一名與他容貌相同的男子,令人過於注意的,大概是那頭髮尾處挑染著豔紅的黑髮,以及那一雙和自己完全不同感覺的艷紅色的魅眼,一瞬間他因雙眼對上而僵住了身子。

 

  「你是……」『我是露米諾斯哦。』相同聲線卻與自己完全不同的語氣,輕浮的感覺、不如說是帶著一種輕蔑,雙眼來回在他身上掃射,總覺得自己狠狠地被對方踐踏在腳下似。

 

  「喂!」『再見、你好好待著吧,我可是忍很久了呢。』黑色的他擺了擺手消失在黑色的空間內,和瞬間破碎的鏡面一起。鏡子碎裂的光芒只維持了那麼一下下,最後又讓這個地方回到最初。

 

  唯一不同,大概是越漲越高的水面。露米諾斯清楚的感覺到,水已經淹了上來,已經埋沒住他的胸口,他掙扎著,發現自己越陷越深……

 

  直到最後像窒息般地模糊了視線,螢藍色的視線最後好像捕捉到了一點什麼……

 

  ──深深的魅紅色。

 

 

  雙眸狠狠地睜了開來,醒來時,他察覺自己被關在一個透明的箱子裡,手放在跳動異常快速的胸口上,看見前方有個畫面,像是播放電影般地,而且感覺上幕幕真實,每一幕如同正在發生的事情,那些景象、和那些人物看起來都很熟悉。

 

  的確如此,那些事情的確正在發生。而那些人就是自己在英雄團內的夥伴。只是他們的表情不如以前,不是坐在草地上聊著天,討論魔法、日常大小事,而是怒視著「露米諾斯」,紛紛拿起了武器,甚至失了形象般地吼著什麼。

 

  他看到的只有畫面,沒有聲音。瑪希蒂絲和亞嵐到底說了些什麼,他好想聽清楚。他看不懂唇語,只能拼命地猜測著,她們在咒罵「他」嗎?

 

  「露米諾斯!」聲音突然出現,那是精靈女子的聲音,她憤怒的吼聲感覺像是代表全體精靈般的怒意。一向優雅且善解人意的精靈遊俠瑪希蒂絲怎麼了?他這麼在心上打了個問號。

 

  「哎呀、一向冷靜且優雅的精靈之王,這麼激動好嗎?」又是那個和自己一樣的聲音。輕浮、從紅色的雙眼透露出的輕蔑……是那個「露米諾斯」。他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奮力地敲打著牆壁,甚至試著施展了魔法,卻發現武器或力量完全無法發揮。

 

  感覺全部都被奪走一樣,身上的光都消失了一樣。原本就微弱的光芒,到最後還是一點都不剩地被全部從身上劫走。他剩下不過是一絲無法反抗的自我意識。因為連身體的主控完全被那傢伙給操控了。

 

  剩下的是與自己相反存在的黑暗。

 

  「其實你是間諜吧!說、是誰!」拿著大矛的高挑女子將武器擺置身體前方,似乎在防範著對方。露米諾斯的雙眼早從異色轉為雙眼豔紅,臉上彎起的笑容更是深到令人發顫。那樣的不自然、那樣令人作嘔。

 

  箱子內的露米諾斯感覺自胃部一股莫名地噁心。一個與自己相反的存在,正肆無忌憚地操控他自身,是他自己的長相,卻不是自己的意志精神。無能為力的待在原地,看著「那個自己」恣意傷害著同伴們。

 

  重要的人,那些笑聲,美好的畫面,可以就在這裡經過「他」一手全部摧毀。

 

  他看著同伴們的膚上被劃上一道一道凌亂的傷痕,用他的手,被自己……親手傷害了他們。

 

  「快停手啊──」在這個無人的空間裡面他喊出的音量都快震破自己的耳膜,但他似乎不在意這個,還是大聲地呼喊著同伴的名字,即便是討厭的人,但還是同伴……住手啊快點住手啊。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快停手啊啊啊──

 

  他無心再把注意力放在畫面上,他只是一味喊著,腦袋裡面也全都是混亂又破碎的句子,想要保護同伴,奪回自己身體的意志早已超出極限,最後像是什麼都不管的施展光的魔法,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成功,只是他知道他昏了過去。

 

 

  「──米……露米諾斯!」

 

  他睜開眼,對上的是湛藍色的漂亮雙眸。精靈女子的淡金色髮絲垂在露米諾斯眼前,他說了聲「沒事」後,瑪希蒂絲讓出空間,讓他坐起身子。

 

  這是他的身體。他意識到。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真實,他看著掌心握起拳、最後放開。

 

  就同伴們而言,剛才他像是變了個人似地抓狂,對他們展開攻擊,以及曾揚言說要殺了二代龍魔導士伊凡以及愛文。他們卻很相信當時的露米諾斯一定是受了什麼樣的攻擊、也許是被黑暗力量纏身什麼的……

 

  沒有一個人怪罪露米諾斯,包含和他感情甚惡的幻影俠盜也一樣。

 

  露米諾斯低著頭,他和同伴們說了封印黑魔法師的當天,部分的黑暗力量似乎是進入了他的體內,他原以為自己能夠鎮壓住,然而現在黑魔法師的封印正一步一步地解開,而在他體內作祟的黑暗力量也更為活躍。

 

  露米諾斯是現在英雄團裡面很重要,同時也是很危險的一員。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而要除去他英雄的名義,他也只是會淡淡地笑著,說聲「一直以來真是謝謝你們了」等等的話語。

 

  瑪希蒂絲這麼回應他:「我們是英雄、是同伴,雖然被燒掉了,但是M.A.P.L.E Story曾經存在過,記錄著我們,說什麼、也不能少一人……不能再少人了……」

 

  露米諾斯理解瑪希蒂絲語中的含意,以及表露對誰的思念和惋惜。

 

  其他人紛紛點了頭,年紀還輕的伊凡和愛文也都明白這個道理,他即便危險但卻也是重要的一員。說什麼也不會輕易地讓他離開。

 

  「臭小子、你以為英雄們的氣度那麼小嗎?」幻影俠盜佩特壓低了紫烏鴉,帶著些許責備的口氣對他說道。即便露米諾斯有些不甘,卻也知道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這些人(和精靈)全都像個笨蛋般地包容著彼此……帶著不同的理由而去和黑魔法師對抗,有些理由甚至愚蠢至極,還這麼庇護著體內有黑暗力量的他……

 

  真是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嘈起、該從哪裡糾正才對──真好啊,這種感覺,彼此倚靠?

 

  『真是令人可笑得想毀掉啊──』他腦子裡面有個聲音迴盪著,他覺得身體一陣暈眩又這麼倒回了床上。

 

 

  還來不及對他們表示感謝之意,瞬間又失去了意識。他很意外的發現那片黑暗自己已經很熟悉,在他面前的又是那個名為「露米諾斯」的另外一個他。

 

  看進對方的紅眼,露米諾斯只覺得一陣混濁,不僅猜不透「他」在想什麼,連自己原本想說的話也被這股濃濃的怪異氣息給擾亂。欲言又止,他知道對方絕對不可能只會站在自己面前,而久久不採取行動。

 

  而他的猜測是正確的。正當他在心底下了這個結論後,那個「他」舉起了右手,隨著一口流利的咒語,再加手上的魔法杖的揮動,自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四周竄出了一條一條的,用黑暗氣息建構起來的鎖鏈。

 

  露米諾斯為之一驚,施展了光魔法的瞬間移動避開了第一步攻擊,然而就算他自己認為已經對這個黑暗有了一般的習慣,卻又無法完全掌握情勢,來不及閃開後方伸出的鎖鏈,一個踉蹌地摔到了地面上,眼前突然一陣黑,大概是因為頭部受到了撞擊所造成。

 

  待他恢復清晰的視線,他定睛一看,頭頂傳來了痛覺。那個黑色的「露米諾斯」毫不客氣地揪住了自己一頭灰藍色的髮頂,原本微長的瀏海也被一並抓起,額頭露了出來,暴露在微冷的空氣中讓他有點不太自在。

 

  殊不知那人的舉動竟是在額上落下親吻,露米諾斯本人用手奮力揮開對方,用手背將對方留在自己身上的氣息給抹去,然而那個「他」並沒有說話,僅僅彎起嘲笑般地笑容,嘲笑著他有多麼狼狽。

 

  「噁心至極。」『但是我也是你啊,你覺得你自己噁心嗎?』

 

  他沒有辦法馬上回答這個問題,沉重的空氣壓在他自身上,肩頭承擔的重量好像比平時多上了好幾倍,也許對方的存在是原因之一,過度的壓迫感所導致。

 

  「為什麼不殺了我?」

 

  語氣有些憤憤不平,如果要受到這般的屈辱和折磨,他寧願對方用那迫人的手法了結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在這裡盡情的凌虐自己。

 

  他的語氣表露出了他完完全全的不滿,而對方將笑容抹得更深,更加得令人感到討厭。

 

  『因為這樣的話就不有趣了啊,想看到你更痛苦的樣子,讓你看著你自己的身體去傷害那些你想保護的人……』

 

  「住嘴!」他吼到,甚至聽來有些沙啞,聲音沒有持續很久,而那人臉上的笑容俄而間消失了。

 

  鎖鏈放開了他的腿。伸回稠濃的黑暗中不見蹤影。

 

  『別忘了,你之後要面對的,會是你意想不到的黑暗……』

 

  身影消失了,留下的是他。

 

  露米諾斯。

 .fin

 

後記:拖了好幾個月的Luminous相關文。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寫露米的光暗兩性格的時候,自己都會陷入一種很嚴重的混亂。

是中毒太深孩是既數太差不知道該怎麼去描述……各種需要加強,不管是文筆抑或完稿速度和品質都是。

我發現我真的很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