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力特X精靈遊俠

※百年後的普力特本尊已死設定

雷者右上角叉叉

※精靈遊俠視角

 

  

 

  醒來後,已經是百年之後,從王的休息地中醒來,仍舊是百年前的擺設,房內卻顯得乾淨,明亮,從窗外飄進了東西……「櫻花花瓣?雪已經停了!」

  然而卻覺得全身上下軟弱無力,見了自己的手掌,卻也跟在沉睡前毫無變化,哪裡不對勁了?──心頭好痛。

  踏出了自己專屬的休息室,原以為精靈村的所有人都醒了,卻發覺只有自己一人醒來……。

  能夠確定的是,至少過一百年的時間了,因為櫻花處的結界也已經解除,如果我們沉睡的時間更久……那麼這段時間裡有沒有人闖入櫻花處?

  

 

  ──啊……好煩亂。先稍微整理一下之前的記憶吧?

  我記得當時和一個人一起闖入了黑魔法師的所在地,並費盡了千辛萬苦封印了黑魔法師,那個人……是普力特!

  在我回到櫻花處前,我在那個燃燒的地方醒了過來,天上將下了好多白雪,在大地上,在阿普立恩身上,在普力特的身上、臉上……那個時候,普力特的身體好冰好冰,他昏了過去,不管怎麼叫他也沒有辦法回答我。

  最後我交給了阿普立恩照顧普力特……「現在──」就算不想承認,但經長久的時間,普力特也早就……。

 

 

  跟以前相同的櫻花處突然變得好陌生,是因為眾人都沉睡著嗎?因為沒有人能夠陪伴嗎?

「討人厭的黑魔法師──!」抓著自己的雙弩奮力的向天大喊,都是那個臭傢伙、如果沒有他──那麼大家都會很幸福的!

  有些無助的將眼神投向被冰結的丹妮卡,雖然平常她都是扮演著像妹妹一樣的角色,不過在緊要關頭卻又很成熟,熟練的架著弓,弓弦輕輕被他一撥,那強而有力的箭矢便會隨即刺近敵人身軀。

  連丹妮卡都不在的時候,以前是普力特從他的住所和阿普立恩來找我……比武也好,又或是一起坐在神木下聊天也好……

  以前看似「沒什麼特別」和「以後一定還會繼續吧」的事物,瞬間消失得無影蹤,當然的,包括重要的普力特和阿普立恩。

 

 

  那爽朗的笑聲,還有總是對我微笑的臉龐在我往弓箭手村去見赫麗娜的路上模糊了起來,是不是剛剛都在趕路,在路上遇到了好多的魔物讓自己的體力不支了?再往前一點就快到了,現在這裡雖然沒有魔物……可是──

  毫無動力的倒在乾草的地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一股熟悉的感覺息上我的頭──那是一雙手,但意識漸漸模糊的情況下也沒有辦法思考的陷入沉睡,突然有種就「那就不要醒來了吧」的想法……但深知自己不能。

 

 

  「──…喂!妳醒醒。」當我聽到聲音,便馬上睜開了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名面貌熟悉的少年……「普力特!怎麼可能!」

  有些幾近跳起來的程度從那柔軟的枕頭上坐起身,卻在雙方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額間相撞,渾噩的頭腦又讓自己躺回了床上,卻也讓自己清醒的思考現在是什麼情況。

  第一、這絕對不是作夢,因為相撞時發出很大一聲「匡」,而且明顯得對方也會感覺到疼痛。

  第二、也許只不過事長得像而已……不過也不至於一模一樣才是啊……。

  「……你救了我嗎?」總之還是該跟對方說謝謝再去趕路吧!

  「是啊,妳倒在岔路了──不過我都沒見過妳、唔、不對……」少年突然說到一半又掩起了嘴皺著眉,表情像是在想些什麼。

  我摸摸了摸我的額頭,然後再慢慢的爬起身子,枕頭靠在背後感覺挺舒服的,環視了一下四周,看來是一個農村家,可以從窗戶外捕捉到一些家畜的叫聲。

  又將視線放回這名少年身上,總覺得越看越像普力特,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有什麼來歷,畢竟他身上散發的不是一般人擁有的氣息……是冒險者嗎?

  「老實說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妳?妳見過我嗎?」大喇喇的個性又跟普力特非常的相像,讓自己又忍不住的揪心……「見過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只不過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嗎?精靈遊俠?那有多久了?」「大概有一百年多了……。」

  頓時我嚇到愣住,我可什麼也沒有說關於我自己的事情,這傢伙又是怎麼知道的……該不會他真的就是普力特、在騙我再耍我而已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雖然已經壓低了情緒,不過仍是非常的激動,連緊握著被單的手都有些顫抖:「還有、你的名字是……。」

  ──然而,對方一開口,我的眼淚就猶如精靈泉水般不斷的湧出,也許只是同名同姓長的一樣的人,但我真的難以置信,他真的不是我認識的普力特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