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走向

※普力特×精靈遊俠

※有維基給的劇情

不合請右上角叉叉

 

※正文※

  —等待是一種長時間的折磨,死去那一刻來臨前,這股蔓延在胸口的痛是不會散去。

  少年努力撐著沉重的眼皮,滿佈身上的傷口處也沒辦法止血。不過這都無所謂,他只是努力的想讓自己移動——移動到那名昏厥的精靈少女身旁。
「精靈……遊俠——」連他自己也無法相信的虛弱的聲音,被呼嘯的寒風蓋過,但身旁卻有火焰在燃燒。

他吃力的將眼光放遠,那一處,也還在燃燒著,不過奇怪的是,天上降下白雪。

那名少年試著移動身子,在背部失去倚靠後突然一個重心不穩,整個身體倒在地上。

「普力特……你還好嗎?」一股沉重的聲音帶著虛弱,回首,那龐大的龍眼盯著自己。

普力特又用手撐起身子,回答:「只是受的傷有點重了,阿普立恩,你呢?吃下應該在我身上的詛咒,很痛苦吧?」

「沒事,多虧你剛剛的魔法,我知道接下來可以安心的等待詛咒退去。」阿普立恩將眼閉了起來,似乎是讓普力特繼續去進行他的事情。

普力特將頭轉了回來,看向仍然倒在地板上的精靈遊俠,那金髮早已散亂,身上也是一道一道的傷口。

長長的耳朵垂著,頗無生氣,靜靜的躺在那裡,閉著眼。

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到了少女身旁,然後扶起她的身子。

而她仍舊是閉著眼,規律的呼吸著,長長的睫毛落上了一點點的雪花,普力特伸手將她臉上的灰塵和雪輕輕拍掉。

——就快看不到了吧,這個面容。

「阿普立恩,」普力特突然說著,不過視線並沒有離開她。

龍王阿普立恩又睜開了眼:「嗯?」

「我知道,我快死了。」嘴邊掛起一抹無奈的笑容,似乎早已接受這個事實。

阿普立恩沒有說話。

「所以,」倏然,他臉上的笑容又消失,取代的,便是悲痛的神情:「精靈……精靈遊俠她……」

阿普立恩仍舊沒有說話,普力特讓精靈遊俠靜靜的躺好後,又再度倚靠在阿普立恩身上。

他開始對阿普立恩說了很多自己和精靈遊俠發生過的事情,在這場戰役之前的事情。

說了好多,只是,那些記憶,阿普立恩也曾在旁目睹了這些回憶的種種,但他仍是聽著。

「阿普立恩,待會,我會讓你沉睡。」「普力特、你已經沒有魔力了。」

少年臉上竟出現滄桑,凌亂的瀏海更顯得狼狽,他開口:「這是必要的,我沒問題。」

「你先休息一下,好嗎?」阿普立恩說到,普力特閉了上眼,漸漸沉睡。

再度醒來時,精靈遊俠已經不在現場了。

「……我當初應該叫醒你嗎?」阿普立恩問到,普力特搖了搖頭。

「普力特,你的手……」「是溫的,我知道。」

「一反以前那樣的調皮,面對死亡的那個時刻,是不是就變的懦弱了?」

普力特吃力的笑:「……不知道,只是有其他掛在心上的事。」

等到阿普立恩想要再度開口時,龍王的身體漸漸的消失:「……普力特!」

普力特目送著阿普立恩的離開:「雪歸島……將來,一定會有人發現你的。」

面對快枯竭的魔力,普力特又一個無力的倒在地板上,這一次,他的身旁沒有任何人。

沒有阿普立恩、沒有佩特、沒有Aran、沒有瑪哈、沒有L……沒有精靈遊俠。

他知道,精靈遊俠一定會跟著詛咒而沉睡,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醒過來;但是他知道,他撐不到精靈遊俠醒過來的時候。

他已經笑不出來,甚至是哭了出來,無聲的哭了出來;他也好想陪伴她……或者該說,他好想她的陪伴。

然而,在那終焉,先離開的會是自己,想到這等待死亡的漫長,好苦。

——像是折磨般。

-FIN-

 

後記:

最近很努力的把維基上的歷史全部整理過後,發現英雄角色真的是很悲劇: (

看到都不捨了,於是就把時序整理後,就成了這篇文章。

不過普力精靈本來就是適合悲情,不然就是戰役前的甜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