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佩特╳Aria

※微日文

※本篇由的作品衍生(已取得轉載同意

 

※正文※

  

  ──雖然是一張令自己感到無限悲傷的卡片,但對於幻影佩特來說,那是一張再重要不過的東西,除了Aria本人之外,重要的東西。

 

   

  『今天又來啦?』Aria依舊笑的溫柔,像是對於幻影佩特的執著感到無奈般,那抹笑容顯得有些疲倦:『真像個小孩子一樣,你好執著。』

  不過,他並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帶著平常紳士的微笑,也和平常一樣走到她身旁──夜景增添的浪漫。

  對於兩人,都還對自己的感覺感到不安定,開始猜測對方心裡,當他們開始感到獨處時心臟跳動速度異常,才會知道──自己是喜歡著對方的。

  不過,他們不曾把「喜歡」掛在嘴邊,單純享受彼此相處的時光──

  夜晚的原貌還是白天的影子,Aria可以清楚的感到幻影佩特的陪伴,那帶給她安心以及貼心的感覺,總讓她在對他微笑時,在白皙的臉頰上襲上一片淡淡的霞紅。

  在為Aria歡呼的群眾中,幻影佩特選擇隱沒在其中,他喜歡和她這樣玩著捉迷藏,總在她著急的下一秒,又立刻再出現她身旁,儘管對方不悅的捶著自己的胸膛,但幻影佩特不過是輕輕撫著她的頭髮:『現在不是在這了嗎?』

  相似的淡金髮,像是上帝要他們注定在一起的禮物,當幻影佩特執起她那張小臉,對上唇瓣親吻時,兩人的淡金髮摻雜在一起。

 

 

  「……」眼神失去聚焦般,他的雙腳也開始覺得無力,陣陣刺耳的雷聲在腦內迴盪著,和面對眼前人兒死亡而無法接受的思緒全部攪和在一塊,腦袋像是塊炸裂般,他緊緊握著拳,聽完神獸那句「我無法阻止她的死亡」,他低聲的咒罵:「可惡!」

  幻影佩特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自責,直到緊握住的手都感到了痛覺,才發覺自己的眼眶已經積著淚水了。

  「Aria……」喃喃自語般,想起往事,想起那抹幸福的笑容,和現在的情景完全相反,造成心理上的不平衡,他甚至接近崩潰的邊緣。

 

 

  但是誰也說不準的,這個世界上有所謂的奇蹟,也許無法讓心愛的復活,但能夠讓心愛的人留下她想要說的話。

  也許其他人不行,Aria能辦到是因為她是創造這片大地的女神,種種原因都好,幻影佩特在恍惚之間,聽到那股溫柔的聲音輕輕的說著──

  「大丈夫、大丈夫よ。

  他抬起垂下的頭,紫眼像無法相信般的瞪得大大的:「Aria……?」

  那半透明的身影的確是Aria,他是不會認錯那抹身子

  「大丈夫、大丈夫……」她說:「沒有事的、佩特。」她那美麗的面容,讓淚光閃閃的幻影佩特終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像是獲得救贖般。

  不過他很清楚──這絕對不會是長久的事情,也許下一秒鐘,Aria就不見了。

  他認真的對上Aria的眼睛,後者像是放心似的,露出了笑容,溫柔以及美麗。

  幻影佩特口袋裡的卡片像是反應他心裡的澎湃,自動散落了出來,僅有一張飄到了他手上,又一次,和之前一樣──

  卡片化成了灰燼,造就了一朵艷紅的玫瑰,搭在Aria身上剛好,不搶她本身的風采。

  「佩特……ありがどう。」那輕柔的嗓音有點顫抖,是因為連她也捨不得離開,離開他。

  隨著那朵艷麗的玫瑰,一陣強烈的風使得幻影佩特無法看清楚視線,只能隱隱約約看到,Aria帶著笑容,以及那朵玫瑰──而張開眼睛後,什麼也沒有了。

 

 

  幻影佩特先是佇立在原地一段時間,像是整理複雜的情緒似的,表情沒有太多的變化。

  意外瞥見地上一張花色最為華麗的卡片,翻了過來──他笑了,有些落寞,卻又像釋懷般的笑著。

  同樣的一張卡片,已經被她改寫了。

  ──「Aria,當妳微笑的時候,妳是最美麗的。」

  幻影佩特看著那張卡片上,那名女神,和那個自己;以及那名美麗女神的頭上,配戴著那朵鮮紅色的花朵。

  她殞落了,只是──她愛著的他,還在。

 

─END─

 

原圖(已取得轉載同意):

 

 

2012.05.2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