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著劇情走、所以一點點捏

主火黑/有青黑

 

※正文※

 

  ──我一直以為,我能夠就這樣,成為青峰君的影子……但,只是以為。

  「認真打球的話,就不好玩的不是嗎?」健康的黝黑色皮膚,那名少年僑了一個姿勢,一連無所謂的輕鬆模樣,他對著身旁的少年說道。

  比起名為青峰大輝的身高,他身旁的少年顯得矮小了很多,即使如此,他──黑子哲也──舉起看似毫無力量的手,敲了敲青峰大輝的頭殼,微微皺起了眉,不過表情沒太大的變化,道可以從語氣裡頭聽到他對青峰大輝的責備。

  「怎麼可以這樣,不管怎麼樣,籃球要認真打才行。」青峰大輝看著這矮小的黑子哲也,停頓了幾秒,後來爆出個笑聲。

  「……請問青峰君你是在笑我嗎?」「抱歉、抱歉,你認真的表情太可愛了!」聞言,黑子哲也將眼神看向一旁。

  直到青峰大輝停止笑聲,他才轉了回去,而前者什麼也不說,只是伸出了握著拳頭的手。

  黑子哲也也沒有猶豫的,也伸出了握著拳頭的手,互相碰撞。

  「哲,你說的對。」拉開笑容的青峰大輝說著,黑子哲也也回敬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這樣就沒有辦法打了啊……」他的聲音沉了下來,青峰大輝似乎不怎麼覺得有趣,面對敵對已經黯淡下來的鬥志,他感到不滿。

  又是一個射籃,青峰大輝又輕鬆的拿下三分,俊俏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盡是平淡。

  黑子哲也原本伸出了拳,要像之前一樣的碰拳,然而青峰大輝擦過了他的肩,僅僅丟下這麼一句話──「哲,我終於知道了。能打敗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在那段記憶裡留下的不是他的笑容,而是青峰大輝頭也不回的向前跑,讓自己的手停留在空中好一陣子。

  最後,看著他的背影──這是黑子哲也對青峰大輝最後的印象。

 

 

  「真是個蠢小子。」出聲的紅髮人說著,一邊無奈的搔亂著他本來就不整齊的頭髮。

  「火神君,你的頭髮都變成鳥巢了。」「閉嘴!重點不是這個吧!」

  語落,火神大我將雙手背在頭後方,無奈的反駁了對方──黑子哲也──的嘲笑,與他並肩齊走。

  黑子哲也突然停了下來,垂著頭──光是和火神大我說了這些往事,就足以左右他自身的心情,可見青峰大輝曾經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對黑子哲也來說。

  原見地上的夕陽光灑落,卻又在垂頭沮喪的同時,火神大我高大的身子,擋住了地上的光──那是一個很近的距離,至少黑子哲也是覺得很近的。

  「……火神君?」他抬頭看著那高大的人,由於火神大我的身高,讓黑子哲也覺得頸子有些痠痛。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火神大我一個大手掌蓋到黑子哲也矮小的身子的頭部,像剛剛那樣揉搓自己的頭髮般的,他也這麼對待黑子哲也的頭髮。

  「我不想變得和火神君一樣的鳥巢頭!」他這樣說著,用手抓住對方那雙大手:「請不要這樣弄!」

  不料,這樣一說,火神大我施在他頭上的力量又更大了,不如說是整個將他的頭壓了下去。

  「火神君……!」好不容易掙脫大手,又見火神大我略顯嚴肅的臉龐,令黑子哲也不禁愣了一下,句子也不斷重複在「火神君、火神君…‥」就沒了下文。

  「幹嘛,連話都不會說了喔,該不會是我把你打笨了吧。」「蠢……咳,火神君你真笨,怎麼可能這樣就變笨了。」「你剛剛是不是想叫我蠢神!」

  「……吵死了啦,黑子,我說你以後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了啦。」

  「咦……」用兩手護著頭部,黑子哲也投射有些意外的眼神到了火神大我身上:「請問火神君哪裡不舒服嗎?」

  忍,火神大我他忍著:「我是很認真的說啦。」

  看來是見了火神大我這態度,黑子哲也僵硬的表情突然鬆了下來,眼神也沒有其他質疑,現在,前者是非常認真的面對他的問題,他知道。

  只是……「喂喂,黑子,不就說了別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嗎?」藉著身高優勢,火神大我輕彈了他的額頭:「又來了。」

  「請問我是露出什麼樣子的表情呢?」這樣一個發問,倒讓原本理直氣壯的火神大我閉了嘴,他左思右想,小小的眼珠子轉了一圈好像也沒有個所以然能夠說出口。

  「……反正啊,這些都不是重點。」他放棄思考,對他來說,這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話語不加任何修飾,直接把心裡的話說出來,這樣才是火神大我的風格──「明明就是國中的事情了也不用想了啦。」

  不過,有時這樣的話不見得能夠安慰到人:「可是,對我來說……青峰君他是一個很重要的夥伴……這不是說現在、以前就能了結的。」

  看著黑子哲也臉上滿滿的困惑,聽了火神大我的話也並沒有感到好些。

  這才是讓火神大我最傷腦筋的一點:「總之,現在真的只有一件事要做!」他直直盯著黑子哲也,認真且堅定著,在後者對上時,還送了一抹淺淺的笑容。

  「請問是……?」不習慣的眼神看著他,黑子哲也的眼神飄移著,並且對那抹笑容感到一點的「ドキドキ」。

  火神大我伸出了拳頭,放在了他的面前,等待著;而黑子哲也也不加思索的,做了與以前相同的碰撞──那原本是只和青峰大輝才會有的動作。

  而現在,火神大我有這個能力,成為他的光,能讓他追隨的光,成為更加自由的影子。

 

 

  「打贏他,叫他乖乖安靜。」一派輕鬆的說著,拳碰拳結束後,也只是將雙手背到頭後方,僅僅催促著一聲:「喂,黑子。走囉。」

  忽然一個溫度靠上了火神大我的背部,那一雙手臂也緊緊環繞著他的身軀:「喂!黑子!」

  被嚇著的斥喝了一下,不過對方顯然無動於衷,前者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有些無法理解般的以食指搔了搔臉。

  「……」黑子哲也的臉貼在他的背上,開口說了幾個字,但聽不清楚。

  「什麼……?」

  「謝謝你、火神君……。」他雖然沒有放開手,臉倒是離開了背部,字字清晰傳入火神大我的耳中。

  「啊,見外什麼。」轉過了身,但是嚇似的肩膀跳了下。

  ──黑子哲也仍舊是平常的表情,臉上斗大的淚珠卻一顆一顆的掉下來:「喂,黑子你怎麼……我我我說了什麼嗎、拜託不要哭啊啊啊──」

  「沒事的,火神君,不是你的錯。」黑子稍微低下了頭,而眼淚也順勢向下滴。

  他正在流著眼淚,卻勾起了笑容。

  「黑子……我覺得你怪怪的喔。」火神大我沒好氣的皺著眉說到:「是真的被我打傻了嗎……」

  他用力的搖了搖頭。

  ──「我只是很開心,能夠和火神君一起合作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