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

 

初キス

 

  「吶、吶!和他接吻過了嗎?」「妳的初吻嗎?」「初吻是什麼味道,是甜的嗎?」女孩子,好像都是這麼在意這種事情。

  「初キス……?」黑子哲也仍舊一號表情的翻著手上的文學小說,但嘴裡唸著方才女孩子們的談話內容。

  無法集中注意放在閱讀上,他放下手中的書本,靜靜的將書闔上,他稍微讓自己的心情沉澱一下。

  睜開了眼,黑子哲也將眼前高大的身子收進眼裡,仔細看著對方魁梧的背影。

  他壓下了視線,吞了口口水,抑制有些口乾舌燥的感覺,抿了抿嘴,有點不安的躁動著。

 

*

 

  「火神君。」又是一個不注意,火神大我身旁又突然出現那個矮小的身影:「你的腳步放的有點太快了。」

  「……黑子,你又是什麼時候在這裡的?」火神忍住想揪起對方領口大罵的衝動,只是淡然提出問題,等待一個也許早就知道的答案。

  被他料中了。「從出校門,和學長道別後,我就一直在火神君後面了。」

  「唉。」每一次都是這樣無辜的口氣,明明就不是火神大我自己的錯,但總聽完黑子哲也的敘述,便無來由的一陣罪惡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我說你……」他大大的手掌蓋上了對方的頭:「在的話就出聲。」

  「火神君每次都像這樣揉我的頭……很痛的。」又抿了抿嘴,他低頭說著。

  不過火神不管,逕自說下去:「我這樣沒注意到你,你難道都不會有感覺嗎?」

  也不知道打哪來的害臊,火神大我看向一旁,另一手的手指搔著臉頰。

  見狀,黑子哲也眨了眨雙眼,然後回答:「當然有。火神君好像沒有認真對待我似。」

  「……別說的我們倆好像有很特別的關係。」咋了咋舌,也許只是沒法接受對方如此直接的說法罷了。

  「難不成,火神君討厭我嗎?」黑子哲也伸手抓住對方蓋在頭上的手,語氣聽來似乎平靜無所謂,但他可是緊張萬分的等著答覆。

  而火神大我也用最快的速度回答他:「不可能。」

  他停下腳步,動作也停在黑子抓住前者的手。火神是難得有那麼認真的眼神。

  ──黑子哲也,口中那種燥熱,以及躁動感,漸漸攀到了巔峰。

 

*

 

  他放開手,放在背包的肩帶上,好好抓著:「火神君,初吻是什麼味道呢?」

  「啊……?」火神大我一時反應不過來,正滿頭問號。

  「我說,初吻,是什麼味道?」黑子又重複了一次問題。

  「我怎麼會知道啊……?臭小子你問錯人了啦。」

  「咦,我以為火神君在美國的時候有經驗呢。」

  「沒有。」「美國不是很開放的國家嗎?」「照你這麼說,會變成無節操吧?」

  火神沒好氣得將雙手背在頭後,原本要踏步向前,卻被後面的人一把拉住,重心不穩踉蹌了幾步。

  「喂!」他一臉哀怨看著兇手黑子哲也:「什麼糾結的臉!」

  「那個、那個。」黑子哲也抬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初吻是什麼味道。」

  無奈的垂下了肩膀,火神大我也不太曉得要怎麼回答對方:「不知道就,不知道。」

 

*

 

  「好敷衍,我會生氣的。」他嘟起了嘴,由下方瞪視對方。

  而答者彎下了身子,只是突然在黑子的頰上蜻蜓點水般的落下一吻。

  「怎麼?可以乖乖安靜了沒?」火神大我搔了搔有些發紅的耳根子這麼說。

  但,看來黑子哲也並沒有滿足,半句話也沒有說,也沒有放開火神,就用期待的眼神看著他,還不停的用手指著自己的嘴唇。

  「呿。」火神咋舌一聲,又再度俯下身子。

  不同的是,這次他是用唇瓣去迎接另一人的嘴,感覺漫長又短暫,至少黑子哲也是這麼想的。

  明明只是停留不久淺淺一吻,但黑子哲也心裡卻有一大堆的感覺。

  剛才到底過了多久?是我主動索吻的嗎?甜甜的嗎?是因為剛喝完香草奶昔的原故?這就是──初吻嗎?

 

*

 

  「……。」火神見對方半句話都沒有說,只好開口打破沉默:「所以,有解答到嗎?」

  黑子勉強的點了點頭:「嗯……。」

  「還不錯……這樣吧。」他依舊平常的語氣說到,只是比平常多了一些緋紅。

  「火神君是這麼認為的嗎?」黑子哲也問到,然後自己又說了下去:「初吻……好像不是甜的,又好像是甜的,反正就是嘴碰嘴……」

  「你在說什麼啊?」火神大我沒好氣的一嘆。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黑子勾起淺淺的笑容。

  ──「很幸福。」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璘
  • 超喜歡這篇的啦www
  • 謝謝璘醬O艸O

    ハラ瞳( ゚Д゚) 於 2012/07/16 09: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