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力特╳精靈遊俠

 

*

 

  「赫麗娜,這邊真的沒問題嗎?」年幼的精靈遊俠跟在她的後面,有些擔心的問著,見著眼前的小精靈一蹦一跳的向前。

  「啊嗯?當然囉!那裡的花是大家公認最美的呢!」然而赫麗娜似乎不怎麼理會她口中的危險,只是一昧的想要趕快採到那邊的花朵。

  一顆心懸在那裡,沒法子的精靈遊俠也只好跟了上去。「吶吶,已經看的到囉!」赫麗娜用手指著前方懸崖邊的花朵,的確是挺美麗的。

  當赫麗娜一心的往前跑,卻忽略了一旁的標示:「那個……模糊不清的……」眼睛瞇了起來,精靈遊俠仔細的看著。

  「糟了──赫麗娜!」剛喊到,小精靈赫麗娜便連同一叢花朵所在的崖上摔落,而精靈遊俠是完全不管後果而向前跳了下去,緊緊抓住了赫麗娜的手,掉落。

  下面雖不是河水或無底深淵,但是那厚厚的地板衝擊的反作用力,她們倆沒死大概也只剩半條命。

  倏地伴隨一陣強烈的風,一聲命令喊到:「亞普力耶!」兩人隨著強烈的風而安全落在地上,半點事情也沒有,要真說,大概只有被嚇壞的赫麗娜抱著精靈遊俠哭著。

  她抬頭看了看盤旋在天空的生物,以及一名人類男孩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她的視線內。精靈遊俠還來不及說謝謝。

 

*

 

  今天一如往常的安寧,小小的精靈遊俠揚著裙襬在櫻花處四處走著。

  頭上戴著自己編的最喜歡的花圈,淡金色的長髮上也飄逸著花香,她踏著輕輕的腳步,在櫻花處的入口外四處走走。

  「今天……能夠跳到多高呢?」她抬起頭看著高聳的樹木,看著一層接著一層,往上展開的蓊鬱大樹。

  樹幹上向外延伸出去的樹枝也粗長而穩固,所以精靈遊俠每次都放心的跳上跳下。

  她先向後幾步預留了助跑的距離,然後起跑,接著奮力一躍:「喝!」

  看來是個不錯的成績。她想著,滿意勾起微笑。

  高踞在樹上的她坐了下來,在空中晃著那雙靈巧小腳,白皙的腳丫子上因為泥土的關係染上了一點土色。

  精靈遊俠碧藍的眼俯視著這附近的景色,望去不過也是一片樹林,她回首,可以看見入口處的櫻花花瓣灑在地上。

  她又將注意放回前方的綠林,在厚厚的樹蔭上,太陽穿過枝葉,圓點灑在一片乾淨的泥土地上。

 

*

 

  精靈遊俠從樹上跳了下來,兩隻小腳落在泥土地上,沒有半點聲響。

  而進入她耳裡的聲音,不是風聲,是沒有規律性的聲音,漸漸的靠近自己──是人類。

  精靈遊俠趕緊將自己的身子藏在巨樹的後方,仔細聽著那聲音。

  「啊──?這裡真的對嗎?總覺得每一邊都長的一樣。」聽來是人類小男孩的年紀吧?算一算,大概也跟自己差不多……。精靈遊俠這樣打量著。

  她小心翼翼的探出半顆頭查看對方,卻是讓她有滿滿說不出的話,雖然當時的確看不清楚……

  精靈遊俠有些亂了,她用力的甩著頭,試圖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又仔細的聆聽起那男孩的聲音。

  「那邊有櫻花?亞普力耶,這裡怎麼會有櫻花?」那男孩疑惑說到,每句話裡驚奇的反應,總像是發現寶藏那般的誇張。

  「亞普……力耶?」她喃喃著這有點熟悉的名字。

  ──『亞普力耶!』──

  精靈遊俠想起來了,而且非常的確定,那個人的確就是在幾個禮拜前,救了她和赫麗娜的那位無名的人類男孩。

 

*

 

  精靈遊俠想也沒有多想,她衝上前去追著前方的那個人,方才只顧著聽著對方的對話,沒能趕緊追上距離,她落在對方身後好一大段。

  人類男孩依舊和那隻龍不停的向前走,向前聊著,也離櫻花處越來越遠,不過這些都不足以讓精靈遊俠放棄追上他。

  她是因為太過激動,忘記只要一句「等我一下」之類的句子,前方的人就絕對會停下來。

  「咦──哇!」長長的裙襬影響到自己向前的行動,一個腳步沒有踩好,就往前一跌跤,她發出叫喊聲,倒是讓前頭的人注意到了她。

  和大自然的泥土地進行過親密的接觸後,精靈遊俠灰頭土臉的跌坐在地,本以為又要看著那名男孩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就離開,卻在低頭沮喪的同時,一隻手伸了出來。

  那手掌雖然只比精靈遊俠大一點,不過感覺充滿著力量,只是,精靈遊俠不敢抬頭看,頭依舊是低低的。

  「咦?」那名人類男孩開口了:「妳是不是之前那個精靈?」語氣和氣又好奇,他開心的看著她。

  見了精靈遊俠遲遲沒有站起身子,那男孩也蹲了下身子,想仔細看清楚她的臉:「我是普力特,妳的名字呢?」

  「叫我……精靈遊俠……就好了。」她說到,對於名字一詞她沒有回答,只說了稱呼。

  「原來是鼻子紅掉了啊,精靈遊俠。」「唔……」

  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精靈遊俠滿腦子只充斥著這句話,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第一印象竟然是如此的丟臉。

  「沒關係的,揉一揉就好了。」普力特說著,伸出手揉了揉對方紅紅的鼻子,一邊笑著,不過精靈遊俠感覺不出來對方是在嘲笑她;而是很貼心的在照料她。

  「……吶,那個……普、普力特。」支支吾吾的,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

  「我要和你道謝兩次呢。第一次是前幾個禮拜救了我和赫麗娜;再來就是……謝謝你關心我。」「算什麼呢,只是小事情而已,嗯?」

  普力特笑了笑又摸了摸精靈遊俠的頭髮:「如果丟下像妳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的話,我一定會遭天譴的喔。」

  「可愛……」她的臉瞬間刷紅,甚至達到高溫都見到蒸氣冉冉上升。

  「嘻嘻──精靈遊俠,妳真有趣。吶,帶妳回去吧?」

  普力特將她扶起來,細心的牽起她的手,慢慢的走向精靈遊俠手指著的櫻花處。

 

*

 

  「想什麼呢?入神啦?」已經不再是小孩的普力特說著,一樣那頭棕髮,那雙眼睛也和以前一樣湛藍,只是,現在他是個十七歲的少年。

  普力特的話喚回了精靈遊俠的追憶,她只是一笑化解自己的尷尬,現在可愛這個形容詞似乎和她已經沾不上邊,帶有少女氣質,多了些成熟的韻味。

  「沒什麼,只是以前的一些事情罷了。」她笑著。

  他們身後倚著大樹的樹幹,普力特聞言,站起了身子。

  他俯下身子:「像以前一樣好不好?像以前扶妳那樣。」普力特扯開笑容,燦爛的笑容。

  「當然好。」精靈遊俠纖細的手臂環住了對方的頸子,普力特接著一個使力,將精靈遊俠抱起。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沒有變,不是嗎?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