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茵中心

×大家都很關心艾茵喔

×微捏R1艾茵劇情

×聖女之子設定參照自家設定


*


00.

  『歡迎妳成為聖女之子的戰士。』

  從她有意識起,那是她聽到的第一句話,有個身穿西裝的男人,掛著一抹微笑,對她伸出了手,帶著白手套的手。

  她沒有多想,慢慢動起了身子,從人形大小的箱子中踏進那一片昏暗的四周,她藉著那男人的手穩穩的站立著。

  『大小姐,她是您的第二個戰士。』那掛著笑容的男人放開了她的手,轉過去對那小小的人偶說到:『恭喜您了,她的名字叫做艾茵。』

  人偶看著手上的卡片,從嘴角泛起了笑意,艾茵喜歡那個笑容。

 

《The Name Of The Card》

 

01.

  「…──茵!」她的眼迷迷糊糊的睜了開來,一頭漂亮的湖水藍長髮蓋住了她的視線,深藍色的眼睛看得不是很清楚,她拍了拍那人偶的肩膀。

  「艾茵你醒了!」艾茵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然後對聖女之子扯開微笑。

  「早安,大小姐。」按照慣例的,她習慣和布勞、艾伯這麼稱呼聖女之子,而後者也習以為常的挽著艾茵的手臂。

  「今天又要麻煩妳和艾伯幫忙了呦,不會是很難的任務,就麻煩你們了!」

  她不會拒絕大小姐的要求,更正確來說,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的她,命運、一切,全都掌握在她所稱呼的「大小姐」手中。

 

02.

  『這是……?』艾茵握著長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左看右看,還在暗房裡的她看不清楚。

  只是那名嬌小的人偶,過白的皮膚很吸引她的目光就是,雖然模模糊糊不過可以稍微看到對方穿著襯衫和長裙,打著赤腳──微笑著,相當可愛。

  『這裡是死後的世界,艾茵小姐。』方才引領她出來的男子這麼說著:『今後,妳將為聖女之子而戰,保護她是妳的責任。』

  艾茵有些亂了,也許是因為剛來到這個世界,對這些完全不明白吧,總而言之,她似乎有些苦惱的閉著眼。

  『沒有……記憶?』細細的嗚咽聲持續了一會兒,她才吐出這幾個字,而穿西裝的男人不過笑著。

  『沒有是很正常的,妳只能拜託大小姐幫妳的忙。小的是布勞,艾茵小姐,請務必記住我剛剛說過的話。』

  簡而言之,聖女之子手上那張印有自己名字的卡片,就代表了一切,也許只要那人偶的手一滑,卡片一角折到,可能就能讓她痛不欲生。

  明明是死後的世界,卻一樣是那麼受到侷限,想到這一點,她不禁皺眉。

  但是,這人偶看來和藹可親,完全沒有任何威脅的意思,她拿出了一本大本的書籍,將自己的卡片好好放置在裡面。

  『艾茵、艾茵!』看來聖女之子有點緊張又有點期待:『我可以幫妳找回記憶的!』

  原來,聖女之子是想要贏取艾茵的信任,畢竟這小小的身子,自己不需要花太多的力氣,也能馬上制服。

  天性本來就善良的艾茵不會做這種事情,原本僵硬的臉上出現了笑容,艾茵的笑容也漸漸暖了起來:『那我會幫助大小姐,以及保護大小姐的。』

  就這麼簡單,契約就簽訂了,不需要紙筆的繁複過程,她們心中自己都有那個譜,要好好維持這種良好的關係。

 

03.

  這是她來這世界的第六天,似乎漸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只是艾茵老是覺得哪裡有疙瘩。

  可能是因為都沒有記憶的活著,讓她有點不平衡,也不知道現在除了幫忙聖女之子外,能做些什麼其他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情,她也沒跟其他人討論過。

  艾伯李斯特,或是前幾天剛進隊伍裡的艾依查庫,她從來沒向他們討論過這些事情。

  又或是說,這種感覺他們兩個根本不會懂。

  在來到這個世界時,好像有部分的資料早已輸入進自己的腦袋,可是沒有在適當的時間點,他們是完全不會有自動意識。

 

04.

  『艾伯?』艾茵當時很不解,艾伯李斯特看著從寶箱出來的人,可是一臉吃驚樣。

  至少這幾天相處起來,艾伯給她的感覺是一個沉重冷靜的人,會露出這種表情,她連想都沒想過。

  金髮的男人從寶箱出來後,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看著兩個大男人這樣的表情,艾茵真的覺得好笑又百思不得其解。

  『艾依查庫,Get。』聖女之子不太想插手管他們之間的事情,畢竟好好將新卡片放入牌組,這才是比較要緊的事情。

  站在一旁的艾茵真的看傻了眼,為什麼,不是死後的世界嗎?為什麼會知道彼此認識?

  但她還是搖了搖頭,跟著聖女之子走完地圖。

 

05.

  隊伍的人數隨著聖女蒐集抽獎卷的時間而增加,雖然不是很多,至少艾茵覺得很熱鬧。

  有一些是自己和聖女一起去走地圖時在寶箱裡發現的,打開蓋子後,總會被裡面突然爬起來的人嚇到,上一次嚇到他的人是古魯瓦爾多。

  而且隊伍裡面也有了其他的女性,這讓她終於有伴陪著,雖然說有一些人的個性和喜好與她不是那麼相近,例如多妮妲。

  至少這些,增添了她在死後世界生活的樂趣,她的笑容越來越真心了。

 

06.

  「大小姐,這是您的抽獎卷。」「太好了,集滿三張了!」

  艾茵這幾天幾乎寸步不離聖女之子,雖然她知道她平時不太可能受到什麼攻擊,但自己一人待著閒著也是閒著。

  她跟著聖女之子來到自己甦醒的地方──暗房──,而後者將手上名為「抽獎卷」的物品給了布勞,布勞也打了聲招呼後便開始他的動作。

  先是從一大疊卡片中抽出了三張覆蓋的牌,然後在空中旋轉了一陣子,直到聖女之子指了其中一張牌,另外兩張牌也乖乖的回到桌面上。

  飄浮在空中的牌掀了開來,同時布勞身後也有一個箱子推了出來。

  「恭喜您,」布勞依舊是掛著那抹笑容,從艾茵認識他到現在,一直以來都是那個笑容,面對任何人,都一樣。

  「您獲得了史普拉多。」

 

07.

  此話一出,艾茵像是承受衝擊般的跌坐在地,聖女之子趕緊將卡片收好,便跑到了艾茵的身旁。

  人偶的小手緊張的抓著艾茵的衣服,口中不斷問到「怎麼了」,不過就跟當時艾伯李斯特見到艾依查庫一樣,自己也非常的震驚。

  她的腦中好像閃過了什麼東西,有些畫面,但是模模糊糊。

  「……姐姐?」那比自己矮小的身子也藉著布勞的手走了出來,他抬頭看著艾茵,眼神似乎有點混濁不清。

  『史普拉多,真的是你嗎……?』艾茵腦中無來由的浮出這句話,難道她和他活著時,是姐弟的關係嗎?她真的很混亂。

  「我現在……不認識你。」艾茵有些抱歉的笑了笑,瀏海下的眉也稍微蹙了起來,不過沒有人看到。

  他和她一樣有一對別於常人的獸耳,他臉上出現了一抹哀傷的神情,是不是史普拉多也不太清楚她和自己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

  「可是……姐姐就是姐姐!」他有點兒激動的抓著艾茵的手:「姐姐!我是史普拉多啊!」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她完全沒有記憶,雖然說腦中輸入了自己應該和他認識的資料。

  沒有證明,她也不敢隨便承認。

 

08.

  但史普拉多根本管不了這麼多,他覺得姐姐就是姐姐,他的姐姐怎麼會不認識他,一定是開玩笑的──

  「對不起,史普拉多。」艾茵輕輕放下史普拉多的手,然後像安慰孩子般的抱著他,溫柔的撫著對方的頭髮,然後這樣說到:「等到大小姐能夠幫我們恢復記憶,那樣子的話,我們就能夠很幸福了。」

  其實她不確定能不能──畢竟對死前的世界裡的事情,早就忘得乾乾淨淨,艾茵不確定那會不會是好的過去。

  但是,為了安撫激動哭泣的史普拉多,她也只能盡量做出「姐姐」的姿態好好的安慰他。

  從那一刻起,艾茵每天又更認真的陪伴聖女之子。

 

09.

  「艾茵──!」聖女之子愉快的蹦蹦跳跳跑到了她身旁,漾起一抹天真的笑容,跟之前一樣拉著她的衣服。

  為了讓聖女之子不必一直抬頭看她,艾茵蹲了下身子,也還以了一抹燦爛的笑容:「怎麼了嗎?大小姐?」

  接著,她看到接二連三走到大小姐身旁的同伴們,最初的夥伴艾伯李斯特,繼她之後加入的艾依查庫、多妮妲,總愛睡懶覺的古魯瓦爾多……等等,當然也有稱呼自己為姐姐的史普拉多。

  「怎麼大家都過來了呢?」這樣被一群人盯著,老實說她有些緊張,不過掛在臉上的笑容只是更深更燦爛──身旁有好多的人呢。

  「恭喜妳了,艾茵。」「哎呀,大小姐也真是的,第一個機會居然要讓給這隻笨貓──」「哼,這次多妮妲我就不跟妳計較了,畢竟是大小姐說的。」「……我要睡覺被拖來這裡……。」「姐姐……恭喜妳了!」

  ──到底怎麼了?她一頭霧水,看了看笑著的聖女之子,然後看著同伴們有些羨慕以及好奇的神情全投注在自己身上。

  「請問……?」她還沒有說出問題,聖女之子馬上就回答了她。

  「妳看、妳看,」她的臉藏不住喜悅,完全展現在上頭,聖女之子打開了她手上的書本──牌組──:「將妳恢復記憶的條件已經達到了喲!到R等級的話,可以慢慢的恢復記憶!」

  說也是,她知道這個制度,聖女之子曾經在等待回復體力的時候和艾茵解釋過,現在她的等級是金,原本以為這樣已經足夠了,但是為了讓自己恢復記憶,她必須更努力的將自己提升到R等級。

  這對她來說是一件好消息;但是,突然無來由的從心底對艾伯李斯特產生的抱歉:「可是……艾伯比我更早開始陪伴大小姐呢……。」

  艾伯李斯特搖了搖手:「算了吧,大小姐那麼擔心妳。」

  艾茵沉默了,她緩緩將視線放在人偶身上,眼睛眨呀眨的,她等著答案。

  聖女之子抱緊了手中的本子,有點怯怯的盯著艾茵滿臉疑惑:「艾茵……最近笑得好累呦。」

  ──笑得很累?

  「我們都很喜歡艾茵的笑容呦,可是,艾茵最近笑得好累,笑起來不是那麼開心……所以一定是沒有記憶很徬徨吧!」人偶堅定的眼神直直進入艾茵深邃的眸裡。

  在這個世界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她第一次想法被摸的那麼清楚,她有點兒嚇到,又有點兒的感謝。

  「艾茵……」人偶的小手又伸出去,這一次她還沒抓到呼喚的人,就先被對方握住了她的手。

  「謝謝妳,大小姐。」艾茵差點哭了出來,說出來的話有些哭腔,雖然人偶的手並沒有溫度,但她確實感覺到內心暖暖的。

  ──明明死了,卻還是有這樣的感覺,感覺自己好像還活著。

  「好了,艾茵,打起精神呦,馬上就要開始了。」聖女之子抱了一下艾茵微微顫抖的身體,雖然身材顯得嬌小,不過卻是個有力的鼓勵。

 

10.

  『是黑夜……。』『姐姐……我昨天夢到妖蛆……』『戰士們全都被打倒了。』『遷村的時候到了。』『艾茵,妳是被選中的人。』『艾茵,拜託妳了。』『史普拉多就交給我們吧。』『放心去吧,艾茵。』

  記憶的碎片慢慢的將自己生前的記憶重組了起來,不過也僅僅到此而已,最後的記憶和畫面也停在「大樹」那兒,便沒了下文。

  但這些不是重點,她最重要的是,在那些記憶裡面她的確看到了史普拉多的身影充斥著她腦中的畫面。

  『姐姐……妖蛆好可怕……』當時的史普拉多弓著身子,一句句夢囈都惹得艾茵當時心疼。

  她知道了,史普拉多的確是她的手足沒有錯。

  更因為知道,所以對之前自己抱持懷疑的心態感到羞愧;更為猜測的心情感到惱怒──艾茵她居然忘記了自己最重要的親人。

 

11.

  「艾茵?」又是一聲呼喚,聖女之子對艾茵流竄的眼淚感到慌張,不過其他人稍微叫她冷靜點,然後也紛紛的到艾茵身旁。

  「是生前的記憶太沉重了嗎?」艾伯問到,他有些好奇,不過艾茵搖了搖頭。

  「笨貓──妳哭的話大小姐會很難過的欸──」「對不起……」「我不是要妳哭得更慘啊──!」

  「呃,欸?」多妮妲有點錯愕,只是將自己手上的章魚娃娃放到她頭上,而艾茵拿了下來,緊緊的抱在懷裡:「多妮妲……謝謝……」

  她無法停止哭泣,因為她真的很懊悔。

  『我現在……不認識你。』

  「史普拉多──」她細碎的啜泣聲伴隨著這一聲呼喊,艾茵急切的想把抱歉的心情都告訴他。

  「姐姐……不要哭。」史普拉多跑到了艾茵身旁,試著想要平撫她的情緒,但是顯得沒什麼用。

  除了懊悔,艾茵也充滿著喜悅,她很慶幸自己想起了史普拉多是多重要的人,雖然她現在還不能完全明白死前的事。

  「史普拉多……我不會,再忘記你的……」她破涕而笑,連同剛才多妮妲安慰的章魚娃娃,一同將自己的手足擁入懷中。

  這次史普拉多沒有哭,他只是將自己的姐姐好好抓著。

  「溫馨的戲完結後,我要去睡了。」「古魯瓦爾多,我真是為你感到悲哀。」

  見了布列依斯和古魯瓦爾多的對話,兩人笑得更燦爛了。

  而看見艾茵笑得如此燦爛而真心,眾人也鬆了口氣:「真是太好了,艾茵。」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夥伴,她現在除了保護聖女之子,也有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發自內心的笑著,然後真實的面對同伴,不能再讓他們擔心了。

  至少艾茵是這麼想著。

 

12.

  「大小姐,您不過去嗎。」布勞難得出了暗房,他對著門口的聖女之子說著。

  聖女之子的眼神很溫和,目光看向圍著艾茵的眾人,不過她沒有過去。

  「不,這樣就好。」她笑了:「看到艾茵這樣我也鬆了口氣。」

  聖女之子翻開了書本,一頁一頁的翻著,直到某一頁她停下了翻頁的動作。

  那卡片可新了,剛剛才升級過,也是她的戰士中,最先知道自己的過去。

  卡片的名字是──艾茵。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ハラ瞳( ゚Д゚) 的頭像
ハラ瞳( ゚Д゚)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祇笑/冷月
  • 艾喵不要哭QQQQQQQQQQQ姊姊抱抱(走開
  • 我真的喜歡吧艾茵當成主角,讓大家好好疼愛她TAT
    艾茵真的很可愛,真的♥

    ハラ瞳( ゚Д゚) 於 2012/07/08 19: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