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本×佩特

※雷本:佩特的師父

*

  「喂……你。」你還是這樣的口氣,從第一次遇見他,到現在只能在這頭看著遙遠無法捉住的他,或是說連軀體都看不見,只剩下冷冰冰的回憶錄,攤在你手上。

  你垂下了長長的睫毛,開始閉目養神,也許是正在嚼著腦中閃過去的每一幅畫面,你張了嘴,是想要說些什麼嗎?不知道,到了後來你作罷的嘆了口氣將嘴閉上。

  再度張開眼睛,也不知道是幾時的事情了,只是窗外的景色由明亮的青空轉為了深邃的黑夜──讓你有一種不知名的壓迫,在你胸前那一塊。

  「喂……」你又開口發話,顫抖的聲音連你也不太相信般,用那戴著白色手套的手遮了遮因為吃驚而微張的嘴,放下了手,你抿了抿唇瓣。

  手指落在那本看起來頗有歷史的回憶錄上,你用手指撫著一張張老舊的照片,好像過了很久很久……。

  「一百年、還是更久……?」你問到,聲音迴盪在只有你一個人的房裡,打在牆壁上又再度彈回自己耳裡,這個問題像是鑽破你腦袋般的,不停的擾亂你的思緒。

  你的紫眸不知道為什麼染上了一層薄霧,那在眼眶的液體讓你覺得刺痛,趕緊閉起了眼睛,抬起了頭仰著天花板,從你眼角鑽出了幾滴透明的晶瑩,與你之前竊取而來的寶石不同。

  再度睜開了眼睛,你發覺視線更不清楚了,無助的你依舊沒有發出聲音,可是嘴裡好像在說著什麼,正在呼喚著一個人。

  你垂下了頭,將視線放回那本回憶錄,已經泛黃的照片藉著那模糊視線的薄霧讓你的心又冷了一半,原因是你無法好好的看清楚上頭的人嗎?

  照片上,是一名酷似於你的少年,看來十分不甘心地嘟著嘴,鼓起的臉頰被在照片上的另一人以食指戳了戳,看來是一張相當和樂的照片。

  你的視線從那張照片移了開來,轉而看向另一張更加模糊的照片,你輕輕地撫著,任憑上頭多餘的灰塵沾在那潔白的手套上,你看起來頗不在乎,只是持續這個動作。

  手指又平移至在照片旁的字跡,雖然有幾個字墨水已經暈了開來,但是當初書寫文字的人下筆不清,讓人現在還至少能夠看到完整的輪廓。

  你終於出了聲,不清楚的聲音唸著那上頭的文字:「你是不是太大意了……連這點程度的警衛也逃不過,受到教訓了吧?」

  看來嘲諷的字句刺上你的心頭,落下的尾音重重的抨擊著你的心情,接著你的雙眼深深看著文字旁的照片。

  那是你,像隻倔強的貓一樣,自己嚼著痛楚,慢慢替自己上藥,你狠狠地盯著你發現拍照片的那人,紫色的眼珠投射不太友善的光芒。

  「師父……」如今,你的眼神別於那時,垂在額前金色的髮絲微微晃動,你的眼神看來十分的悲傷,又盯著其他張照片,發現了你口中「師父」的身影。

  像是終於看見自己最為思念的對象,你吃力的彎起嘴角,可是這一個微笑竟牽動了你那脆弱的淚腺,一瞬間,便看到那漂亮易碎的寶石在頁面上碎裂,留下了痕跡。

  驚覺墨水因自己淚水而暈開的你,心急如焚地用手試著要抹去,卻發現一點用處也沒有,這又使你的心更加忐忑,而從眼眶奪出的寶石更是加速掉落。

  像是受夠這無法阻止的事情,你只好闔上書本,害怕那一本書又受到了什麼傷害,抱在懷中,如同小孩般任性,不願交給任何人的樣子。

  「不要消失……」從你嘴裡吐出了這幾個字,因為哭泣的關係很模糊,在這空間中扭曲,最後又讓這房間陷入寂靜,剩下你哭泣的聲音。

  一想到那暈開的墨水,記憶中好像也有一塊跟著模糊了起來,你不確定那是誰,更不確定你害怕失去什麼,為了保有任何自己所擁有的,你只好任性的停止思考。

  唯一最為清晰的兩個字,你不斷咀嚼回憶的名字。

  「雷本……」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