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Apple’s Garden》

×『』表過去

×普精

*

00.
  是這樣的,聽人家說,離我們村莊不遠的那座森林深處,有一座很漂亮的花園,據說像是像伊甸園那般,擁有一切快樂的泉源

  而使之花園得有「蘋果小姐的花園」之稱,原因不外乎就是擁有這座花園的主人,就村裡的人說,這座花園的主人是一名漂亮的少女。

  由於皮膚白皙,而臉蛋上又常常佈著一抹淡淡的蘋果紅,這不知名的少女主人,被大眾稱為「蘋果小姐」。

  她的人很好,據說會帶著來訪的客人走遍花園,到花園各處散步,編織花圈,或是一起享用午茶。

  但是這一切的事情會在傍晚時分消逝無蹤,進去拜訪的客人們,總在陽光漸斜,快要看不清楚的時候,見著蘋果小姐淡淡的笑顏,就闔上了眼,失去了意識,而當他們醒來後,則完全無法再沿著原本的路找到那座花園。

  於是,這花園還有這麼一個稱呼──「白日的曇花」。

01.
  少年放下手上的書本,閉上了眼睛仔細回想早晨村裡小孩子們的對話,聽著風把大樹吹得沙沙作響,霎時間,像決定了什麼似的睜開了眼睛。

  「那麼,還是去找吧!」抹起了略顯孩子氣的笑容,如同自言自語般的說:「蘋果小姐的花園!」

02.
  又是一個晴朗的天氣,抹上愉悅的氣息,他笑著向自家龍王夥伴問候:「早!」

  頗有精神的問候聲也確實換來後者的注意,細長的龍眼轉了一圈,最後琥珀色的眼就這麼停在他身上:「早安。普力特。」

  又說著,龐大的龍頭抬起,眸子仍舊沒有離開那抹笑意,良久,又開口問到:「今天一樣是看書度過嗎?真怕你的眼睛會因為你看太多書而壞掉。」

  「別嚇我啊。」少年普力特搔了搔偏金色的髮絲,在已經掛在天上的太陽照射下,顯得有些亮眼:「亞普力耶,你有什麼計畫嗎?」

  對方沒有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盡是搖了搖頭後便沒了下文,而面對這種狀況的普力特,不過又彎起另一抹看來無奈的笑容,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是這樣的。」他將雙手背在腦袋後方,舉著步伐從夥伴前方走到身旁:「我想先去找村裡的那些孩子。」

  看來是個不太明顯的邀請,但是龍王亞普力耶恢復了趴姿,沒有接受:「我還是在這裡等待就好。」

  普力特偏了偏頭,代表著不明白原因,可不滿意這個答案,而亞普力耶只是帶著淡淡的口氣回答:「不是每個人類都可以接納龍的。」

  此話一出,他就後悔了剛才的舉動,但顯然亞普力耶不是很在意,沒有開口再解釋什麼。

  「那麼,我先出發了。」一拍夥伴的身軀,撿起了放在樹下不重不輕的背包,一個施力背到身後,接著踏著輕盈的步伐,嘴裡也哼著耳熟能詳的小調,往村莊走去。


02.
  一般說來,村子裡頭是很寧靜的,最多只有家禽偶爾發出的叫聲。

  又踏進村口,一聲接著一聲的童稚聲渲染了這股靜謐。

  「嘩啊──」「哇──」諸如此類的笑聲或是驚嘆聲伴隨著矮小的人群們出現,而在這嘈雜的聲音中,最清楚的,莫過於一句:「是普力特哥哥!」

  那發話的小孩閃的圓圓的大眼,手指還毫不留情的連同剛剛那句話一起指向普力特,而金棕髮的少年也有些愣,只好笑了笑,化解尷尬。

  而這群小孩,有些扯著普力特的衣服,有些則直接拉著他的衣服,害得普力特有些不穩地晃著身子,費了好一番工夫才到達樹下。

  好像什麼動作都被催促似,連坐下這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被他們喊著「快點!快點!」

  「普力特哥哥也有兩個星期沒有過來了!」「都在做些什麼呢!」「沒有故事聽真的很無聊啊!」一個、又一個問題圍繞他,他也耐心的一一解答。

  就又因為他這種對任何人都很好的個性,使得小孩子們毫無懼怕的每次都找上他,拉著他說要玩遊戲,拉著他聽他說故事。

  又再一次回答完「這兩個禮拜都在做什麼呢?」相關問題後,有些疲憊的他靠在身後的樹上,而力道沒有抓好就一股腦兒撞了上去。

  吃疼地撫著撞到的地方,有些孩子們見狀便笑起他來,而幾個比較有良心(就他本人說來)的孩子則關心的問到有沒有事情。

  真是令普力特又哭又笑啊。

  「對了。」在這些此起彼落的笑聲中,一個平整的聲音說道,而其他人也停止笑聲,看著那發話的小男孩,而吸引大家目光的小男孩被突如其來的一群眼刺得不自在。

  他的身子稍微縮了一下,然後開口:「普力特哥哥,聽過嗎?蘋果小姐的花園……」

  「啊!好詐,原本是我要說的!」有些不太滿意的聲音響起,像是無法接受自己要告訴來者的好消息,就被他搶走先透露。

  「先等等……」搖了搖雙手,普力特搞不太清楚目前的情況,反倒被現在一群孩子們雜亂的聲音搞得有點頭疼,只好先讓他們安靜下來。

  直到將他們完全安撫完之後,才由其中一名小孩開口向他解釋這一切。

  「在那邊那座森林裡面啊,」他舉起了右手,指著村口那邊森林的方向,普力特的眼神順著指示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森林的路口看起來很幽靜,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有一處地方,有一座很漂亮的花園喔!」

  ──在森林裡面?這有可能發生嗎?

  見了他疑惑的表情,那負責說明的小孩子沒有停下:「是真的喔!而且真的很漂亮!」聽著那孩子清脆的聲音,他想小孩子是不會說謊的吧。

  接著,那孩子告訴了他,那座花園的主人,以及那位主人被眾人所稱呼的名字。

  「蘋果……?」重複了一遍,見許多小小的頭點了點,而且還閃著眼睛看著他:「原來如此,那麼有誰去過嗎?」

  他們沉默了,正確來說反倒是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身子,甚至有些小孩開始不安地玩起手指。

  「怎麼?」普力特摸了摸其中一人的頭,連剛才講得津津樂道的小孩也不開口。

  「森林很可怕的……。」「走不出來就完蛋了呢……。」「大人都說很危險。」

  小小的聲音此起彼落,一句句童言童語收進他的耳中,像是安撫他們的情緒般,普力特只好笑了笑說:「真是,別的這麼沉重嘛?」

  「撇開森林那些可怕的東西,那座花園裡有什麼呢?」他試著想要將話題帶到那座花園上,好讓他們回復像剛才一邊笑、一邊說的景象。

  顯然這個方法很有用,只要一個孩子開口提出,另外一個也就跟上這個話題,然後不斷不斷的冒出新的句子,整個氣氛也從死寂轉為融洽。

  但又談到「只能去一次」這件事時,有些人又閉上了嘴,但大部分的人還是想要維持這種氣氛。

  「……那個叫做什麼花?」有個人這麼提出了疑問,而問題就懸在那邊。

  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問題也停在那兒沒了下文。他起身,摸了摸那些想留下他的孩子們的頭,然後就舉起步伐背起背包,往回走。

03.
  『瑪希蒂絲,妳最近好像比較忙啊?』他問到,眨著那對鐵藍色的眸子,這麼對那名彈奏豎琴的少女說到。

  一開始,她聽了這一句話,肩膀微微抽動了一下,不過也沒停下演奏,只是熟練地用手指撥動琴弦,任由悅耳的琴音迴盪在兩人的周圍。

  最後一個音彈奏完畢,他一如往常地鼓了鼓掌表示捧場,臉上彎起滿足的笑容,少年普力特早就將方才他所提問的問題拋到了腦後。

  會這麼問到可不是沒有原因的,最近他要來拜訪櫻花處的戀人時,卻被戰鬥長老丹妮卡說她已外出,雖覺可惜,不過他也依舊在櫻花處那裡陪小精靈們度過了一段歡樂的下午。

  直到太陽逐漸西沉,在離開櫻花處的同時,總在入口正好遇見回歸村莊的瑪希蒂絲,也無法久留,只好打了聲招呼後便離開──少了那些相處的時間。

  自然而然,這一段時間的普力特便感覺十分無趣,想與自己最在意的那個人好好地聊聊天,分享近來事情的機會也沒有。

  而能夠在白日遇見她,像現在這樣聽她彈奏豎琴,還是近來第一次。

  她起身,遞補了他身旁的空位,也許是一段時間沒有靠得那麼近了,普力特因為這樣縮短距離的舉動,心律而開始不整。

  『嗯……算吧,有點事情,唔……像是我一定要完成的任務!』她將話題轉回了先前的問句,進而回答他,雖然想要進一步詢問任務內容,但是見瑪希蒂絲有些難以啟齒的側臉,普力特也就笑了笑閉上了嘴。

  『知道了,可別讓自己太累了,如果有我幫的上忙的地方,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喔。』

  他牽起了她的手,剛才不規則的心跳也回復了正常,反倒是對方被他惹得有些害羞,長長的耳朵無法被淡金色的瀑布給覆蓋住,而耳上染上的緋紅也被看地一清二楚。

  原本想要好好再捉弄她一番的,不過今天普力特就先作罷。

  看見瑪希蒂絲這幾天以來如此致力於她口中的「任務」,那張精緻的小臉顯得疲憊。

  他在瑪希蒂絲耳旁說了幾句話,後者總算抹起了那抹漂亮的笑容,儘管看起來有些累,但依然是他喜歡的笑容。

  她笑著,靠在他的肩膀上,長長的睫毛跟著眼皮一起垂下,安然的入睡。

  見她的睡容,普力特笑了笑,鼻腔裡面衝進了一股香氣──『……曇花香?』

04.
  少年彎著笑容,腳步輕盈的來到森林的入口,明明就是如此幽靜的感覺,他不明白為什麼那群孩子們會害怕的像倉皇的麻雀般避開這裡。

  他想著,只要心中想著到達那座花園,總會有路指引自己進去,若是連入口都不敢踏入,那麼是絕對不會找到那塊樂土。

  他將前額略長的金棕瀏海撥了撥,好確定自己眼前的視線是完全清晰的。

  「好……!」心裡做了決定後,便不遲疑地跨出了腳步,踏上那通往有些幽暗的森步道上,腳才剛踩了上去,底下的樹葉就窸窣作響,震撼著他的耳膜,有股莫名的期待及冒險的心浮了上來,像個孩子般去闖眼前的挑戰。

  不過就是寂靜到一個極點的森林,普力特一個人踏在這個步道上,茂密的樹葉似乎連陽光也照不進來了,但是石頭上明明長著一大片的青苔,霎時,他停下了腳步,不用擔心後頭會有人撞上自己,獨自一人佇立在步道的中央,普力特抬起了頭。

  原來還是有光嗎?從那茂盛的枝葉間,他微微能看見微弱的太陽光打在上層的樹葉上,像這樣生氣盎然的森林,他還是第一次來。

  森林裡面寧靜到令人發麻的地步,普力特不過嚥了口口水後,便又將心思放在路途上:小心不要踩到腳邊的小生命;小心不要踩壞了美麗的小花朵;小心不要被石頭給絆著了。

  「如果是瞬間移動的話,就不能夠有這種小小的趣味了吧?」他對自己說著,一個人的對話,聲音在樹林裡面擴散出去,向是有幽魂如錄音機般不斷的重複他的話語,他只是搖了搖頭。

  將注意力放在前方,又不時四處張望,尋找著他們口中那座「蘋果小姐的花園」,在更深處嗎?

  不知道是不是累了,普力特有點無法計算經過的時間。沒有大太陽照入森林內,自然的也感受不到烈日當頭的炎熱,反倒處在森林中的他,感到清爽,甚至這股沁涼偶爾都會令他打個寒顫。

  直到他發現這寧靜的地方,多了他自己因為慌張而逐漸變得急促的腳步聲,以及因為急促的腳步而加重的呼吸,他再度停下腳步,原本有開拓好的一條小徑,在自己深入這森林的同時,道路被一簇一簇的植物給覆蓋,到底哪條是原本的道路,好像已經找不到了。

  他只是想要找到那座花園罷了,然後看看那座花園到底多漂亮,再帶著自己最在意的「那個人」一起過去。

  儘管人們都說只能去一次,但他執著的像個孩子般,不想要承認,不,說不定能達成協議,讓他再去一次這種天真單純的想法──至少,普力特希望帶著「她」一起去那個地方,讓在任務中的她有放鬆的機會。

  「今天……找不到嗎?」這裡的枝葉好像又更茂密了,幾乎不見光。

  ──他不想讓她失望,儘管他什麼都沒有對她提起。

05.
  著著白色細肩的長擺洋裝,她的髮絲在徐徐微風中飄逸,那湛藍色的眼睛充滿著柔和及祥慈,她一個人坐在那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的場所。

  霎時,美麗的少女閉上了眼睛,嘆了口氣表達心中的所有的不滿及不安。吶小嘴張了開了,欲言又止。

  最後對著自己一人說到:「今天是沒有人來了嗎……?」稍微窺視了一下入口處,又見空無一人她失望的起了身子,落在她身上的花朵也隨動作而飄落在草地上。

  來到清泉前,因為無所事事,她只好伸出白皙而纖細的手,放進映著自己臉龐的水面,用修長的手指擾動水面,波紋則以此處而傳了出去,一波一波盪漾,太陽斜斜的照在清泉不平整的水面上,波光粼粼而讓她藍色的眼有了笑意。

  一個偏頭,那長髮如同瀑布般的垂向一邊,而原本就蓋不住,異於一般人類的尖耳則露了出來,耳上掛著藍色的寶石,和她的眼睛一樣,閃著楚楚動人的光輝。

  一陣風自入口處吹了過來,直直吹到少女身旁,在她身邊形成一股騷動,似乎透露著什麼消息,她笑了笑,試著安撫那陣風。

  那陣掀起騷動的風也帶給了她一股魔力的波動,她呀然一驚,這股熟悉而期盼的感覺,那陣風消逝,隨著它帶來的消息一起消逝。

  ──『有訪客來了。』

06.
  「還沒……。」少年逕自說到,也不管有沒有人回應,吐出了這兩個字之後,就抬起了頭繼續尋找花園的行動。

  昏暗的視線裡,他好像看見了什麼,在那一層一層的樹林後面,有一個光芒正在閃的,似乎是璀璨的寶石,光芒在不平整的表面上產生的漫射,在他鐵藍色的眼裡,看得非常清楚。

  他跑了起來。

  已經不管自己的動作是否會破壞這片寧靜,像是賭上一切向前跑,往那道看來模糊的光芒跑去。

  「啊……」瞧見了白色洋裝的少女,還沒來得及出聲叫住她,她就往那道門裡面走去,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花園?」看著門扉上刻著美麗的紋路,而青綠的藤蔓也爬上了門板以展現它們蓬勃的生氣。

  沿著少女走過的路線,普力特小心翼翼的踏著每一步,踏進了這座花園,才剛進去,就被陽光照得有些睜不開眼睛,也許是因為習慣剛才森林裡面的昏暗,但說也奇怪,這座花園也是森林的一處,上頭的枝葉也許不是很茂密,但是這同時也讓地上的草兒們長得很好。

  普力特將視線從地上的草放遠,環視著他的所在地,一叢一叢的花,一棵接著一棵的樹,上頭還結著纍纍的果實,飽滿圓滑,看來相當可口美味。

  花朵們也爭奇鬥艷的綻放著,許多色彩正刺激他的感官,使他被這景象給深深吸引住,水聲傳入普力特耳裡,順著聲音過去,映入眼簾則是清泉。

  澄淨的水面像面鏡子,他在一旁看著水面映著自己有些凌亂的頭髮,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接著他忽然想起剛才那位著白色洋裝的少女。

  將注意力往四處去,尋找著那抹白色而熟悉的感覺。

  就剛才她奔跑進門扉時,望著那背影感覺似曾相識:「在哪裡……」一句話兩個問題。在哪裡看過?她現在又在哪裡?

  倏地,他的眼角捕捉到一抹淡金,他趕緊順著那如絲綢般的髮絲而看去,而那少女的面容卻又是讓自己愣了好一陣子。

  「原來他們口中的蘋果小姐是妳呀,」總覺得自己被耍得團團轉了,一心想著要找到這個地方,然後帶著自己最重要的「她」一起過來。

  但是殊不知,這座花園的主人竟是那個「她」:「瑪希蒂絲。」

  她笑了,綻開的笑顏可以敵過在場任何一朵盛開的花,普力特看著戀人笑著,白皙的臉蛋因為笑容看起來顯得稚氣了點,雙頰上面染上了紅暈。

  「不是謠言呢?」普力特將手環在胸前,勾著趣味似的笑臉面對瑪希蒂絲這麼說道:「蘋果小姐真的存在。」

  「……那是他們擅自幫我取的名字啦!」不太服氣地鼓起了臉頰,她這麼回嘴:「我可是有名字的喔,他們都不問我的名字,當然了……。然後取了一個這樣的稱號,真是……」

  「瑪希蒂絲不滿意嗎?再者……我覺得還滿可愛的啊。」「少、少胡說!」不太能接受別人直接的稱讚,再加上她本身就對「可愛」兩字很敏感,撇開了臉,儘管想要掩飾自己,反倒欲蓋彌彰。

  「為什麼會來這裡呢?」他將背包從背上取下,跟著瑪希蒂絲的指引來到擺著茶具的桌椅前,將包袱放在一旁,兩人面對面坐著。

  瑪希蒂絲的動作很輕柔,一邊為自己和對方倒著紅茶,一邊解釋著會在這裡的原因。

  「因為它們會寂寞的。所以就讓我來讓它們可以和人類玩耍。」語落,端起了茶杯,輕啜了一口茶。

  聞言的他也只是勾著笑容沒有多說什麼,對於森林的一切,她總是特別的敏銳,特別的想要幫助它們。

  她告訴普力特,在這森林深處的它們不會被發現,只好由瑪希蒂絲自己擔任一個引路人的角色。

  「那為什麼,在傍晚時候會消失呢?」「笨──蛋──」輕彈了對方的額頭,瑪希蒂絲不滿意這個問題。

  「人會累、它們也會累啊!」不悅的皺起了金色的眉劍,她說:「真是的,怎麼這麼不體貼嘛。」

  「人會累、它們會累……」普力特頓了頓又接著說道:「那麼瑪希蒂絲,妳呢?」

  「我……」被突如其來一問,她急著想要回答,對於幫助森林,就算自己勞累也沒有關係這種話,全看著他的眼睛,到了嘴邊後又嚥了回去。

  她沒有說話的垂下了頭,當作默認般,普力特沒好氣的嘆一聲,不過嘴上那抹笑容仍舊沒有消失:「也要對自己好一點啊。」用食指點了點她的額頭,提醒到,而對方也笑著回答「知道了」。

07.
  「那麼,蘋果小姐要走了嗎?」看著逐漸轉為橘紅的太陽,普力特這麼問到。

  「別用那個名字叫我!」再度鼓起了臉頰,她湛藍色的眼睜得圓圓大大的。

  「在這裡這麼叫又沒有什麼關係,畢竟……」打趣地看了對方疑惑的臉龐,他又接續了下文:「知道『蘋果小姐』叫什麼名字的人,只有我啊。」

  「所以啊,『瑪希蒂絲』這個名字,在這裡稱呼的話就算是技術上的犯規吧?」

  「……笨蛋。」她笑了笑。

  瑪希蒂絲的頭髮飄逸著,在他們一起離開花園的時候,普力特又聞到了──曇花香。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