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薩呃…嗯?

×劇情沒有劇情

*

──「嗨,凱薩。然後去死吧?」

*
  倏地,他睜開了眼,發現緊裹在身上的被褥沾滿了汗水。

  掀開了包覆自己緊緊的軟被,便立即感受到窗外的風吹進房內的冷空氣正侵蝕著自己身上的每一吋肌膚。

  不自覺地打了寒顫。基於過度的沁涼,他不免瑟縮著身子,試著留住身上存有的餘溫。

  維持了這姿勢好一會兒,像驚覺自己不該坐在這兒似的,水藍色髮的少年猛然將視線放到高掛牆上的時鐘。

  ──訓練沒有遲到。

  得到這消息同時,他緊繃的神經也瞬間舒展開;卻也因為鬆懈下神經,涼意就趁勢淪肌浹髓而來。

  下場便「哈啾」一聲,認定自己倒楣,鐵灰的眼轉了轉便又閉起,摸了摸鼻子,下床。


  朝色吸引住他的目光,伴著窗外枝頭上鳥兒清脆的叫聲,放眼望去的景色顯得宜人,方才有些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

  但眼前的畫面似乎有點熟悉,才剛舒緩下來的心情瞬間又像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臉部的表情僵住。

  ──在夢裡。

  明明是一幅宜人的景色,現在卻不如剛才,越是仔細瞧看,只是讓他染上一股無來由的煩躁。

  所以他選擇不看,離開窗前,進入浴室開始盥洗。

  雖然待會有訓練,而且絕不會輕鬆,肯定是讓他汗流浹背,但他還是選擇在早晨沖澡。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習慣本就如此,一方面是想要連同這股在身上莫名的低潮一起沖洗掉。

  轉開了冷水的水龍頭,蓮蓬頭便降下宛如滂沱大雨般的水珠,不顧自己的身體是否習慣這溫度,任憑那些寒冷的水打在自己身上。

  「唔──」他悶哼了一聲,身子也因毛細孔的收縮而顫抖一下。

  又待自己習慣於這溫度後,他伸手轉開熱水。

  溫熱的水混著透心涼的水一同打在身子上,到最後昇騰起一波波的蒸氣,睜開了眼,他的視線模模糊糊。


  身體每處都慣用這些悶熱的溫度,張縮的毛細孔令他有些暈眩。

  「為什麼──?」

  聲音迴盪在不大的空間裡面,包含從蓮蓬頭降下的水滴答滴答作響,以及蒸氣遇冷凝結在身上滴落的聲音,全部混在一起,有點吵雜,更加混亂自己的思緒。

  只是他也不太確定自己是因為什麼感到煩躁……

  ──嗨,凱薩。然後去死吧。

  他的眼睛一睜,佈滿血絲的鐵灰眼伴著突然用力一跳的心拍跳動一下。

  又覺溫熱的水珠流進眼裡,感覺刺痛而使他閉起了眼。不知是因為刺激神經而流出,還是因為過度的雜物纏繞思緒,讓他從眼角也泛出溫熱的晶瑩──是鹹的。

  「振作點,凱薩。」他對自己這麼說到。不管是否痛苦,他睜著眼,定睛看著流水流入排水孔,有一些聲響。


  出了浴室,擦乾身上的水珠,瞧著鏡子內的自己一臉苦不堪言,便用手指勉強地手工勾勒出往常的微笑,

  ……

  「聽好了,凱薩。」對著鏡子那方綻露微笑的自己,他說:「真實的,是眼前的你。那只是夢,儘管…… 」


  「有多麼真實。」依稀記得畫面中,有個揮舞大劍的男子;以及桃紅色的髮絲在空中飄逸。

.Fin

 

後記:我不知道我自己再打什麼(躺地

這是這禮拜我用手機打的內容,很混啊,也很糾結。所以也寫出了糾結的凱薩。

對不起,我不夠好。

 

小瞳2012.10.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