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艾

※『』內文句有些是從周芬伶的「傘季」一文中語句改寫

 

※正文※

 

『雨因為來去匆匆,在回憶的影子裡顯得特別美麗,特別令人留戀。』

  猶如金色瀑布般的長髮被沾上雨珠,連同那白皙的臉頰也被點綴上一點一點透明的水晶。她並不在意這些,不過持續將雙手交疊放在身前,優雅地站在原處,掛著不滅的微笑。

  「艾莉亞!」那個殷切期盼許久的聲音一瞬間出現在她身旁,她興高采烈地回首,已不管自己是否已被雨淋得狼狽,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喜悅的心情傳達給對方。

  但對方似乎不是這麼想著的,苦著一張臉,金色的眉劍見了人兒這個樣子心疼地覺得胸口揪了一下,想教訓她如此固執的個性,卻又忍不下心來,只好嘆了口氣作罷。男子揮開披風,示意要女子進來避雨,然而她卻搖了搖頭。「因為佩特也要淋雨……所以我也要……唔!」

  語未盡,就被對方一個使勁拉進了懷中,他將披風蓋上,好確保對方不會被雨襲擊。

  「嘻嘻……」她笑了,像是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聲,帶些俏皮感,讓男子臉上的愁容頓時消散,留下的則是一張寵愛她的溫柔臉龐。

  「怎麼笑了?」佩特問到。由帽緣滴下的雨水,正好落在仰望著他的艾莉亞額上,似乎是在意因此而使頭髮顯得凌亂的她,突然低下了頭,雙手整理著前額的瀏海,白而纖細的手指混在淡金色的髮絲中,沾上雨水後更顯得朦朧迷人。

  「啊……沒什麼。」艾莉亞回答。語落後,那沉穩帶著磁性的嗓音沒了下文,使她停下了動作,但卻不料對方下個動作,執起她停在半空中的手,以柔軟的唇瓣去親吻她的手背。

  相當然爾,女子的臉蛋不禁因這舉動而染上了紅暈。支支吾吾地想要說點什麼,卻無奈於過度運轉的腦袋不過是使她人更加快速地發熱。佩特見狀更是得意地彎起笑容:「是雨的味道呢。」

  說不出任何話的她,一股腦兒地抱緊了對方,似乎是想要藏起紅得過分的臉頰。

  「……或許這場雨也不壞呢。」他這麼說。

『走過悲歡離合,每場雨是一次不再的因緣。』

  雷聲作響,將燃燒時發出嗶剝價響的聲音給覆蓋了過去,或該說是又融合了這火的聲音,而讓他感覺四周顯得更加嘈雜。

  白皙的臉蛋失去了血色,漂亮的紅霞早已順著她的體溫一起退散,留下得不過是冰冷,以及無止盡的蒼白。長長的睫毛上沾著雨珠,若不仔細瞧,彷彿像個不健康的娃娃,坐在那兒睡著似的。

  她確實是沉睡了。進入永遠的沉睡。

  雨給他的感覺不再是那種細細而柔美,能夠襯托出她美顏的媒介;而是一股莫名的壓迫,如同由死神親自宣判給他結果的場所,燃燒的火焰映在紫眼中漸漸地被模糊了。

  這一次換他站在雨中等待。但是他等待的是沒有人。

  「艾莉亞……」他默念著自己最為在意的名字,似於她的淡金色短髮被雨淋地貼伏在臉上。沿著頭髮、沿著臉緣,他臉上似乎也下了場雨。

  「是眼淚的味道呢……艾莉亞……」

『下一場雨,又會是怎樣的心情?』

  他沒辦法肯定答案,也許會一味的沉浸在過去的懊悔與痛苦;也或許懷抱著她所愛的一切走下去。

.FIN

 

後記:

雙引號裡的句子是從周芬伶的「傘季」這一篇裡取一些句子,再經「編修」而成。

雨其實給人的感覺都不同,一種是兩人小世界增加情趣的雨、一種是留下一個人孤寂的雨。

上課的時候想到的、有點不負責任的後記就這麼說明完畢了,在我打下句點的剎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