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太清楚這種感覺所代表的涵義。』


  他也不知道從什麼時間點開始,為什麼;什麼契機。但當他發現的時候,自己的目光早已放在和他自己匹敵的那抹光上。

  「啊、啊。為什麼呢?」搔著一頭青色的短髮,黝黑的皮膚在大太陽下照得發亮。

  沒有顧慮一旁的人一頭霧水,他不過一直碎碎唸著「為什麼」諸如此類的句子。

  「啊,喂。」終於被他煩躁的聲音惹得火氣上來,紅黑髮色漸變的少年以手肘撞了撞對方。

  「幹嘛?」「什麼幹嘛!應該是我要問你吧!」火神大我說著,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兩道岔開的眉毛糾結在一塊。令對方不忍地笑出聲。

  「噗。」「笑屁啊!蠢峰!」由青峰大輝的目光方向猜測,是看著自己的臉才笑的,大概是他做了什麼奇怪的表情,想到這,火神大概是有些惱羞地漲紅了臉。

  餘暉斜灑在返家的途中,青峰像這樣陪伴火神回家的動作也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橘紅的太陽燒著,但光卻不是刺眼,而是打從心裡一種溫暖的感覺,圓球般的太陽半隱沒在地平線的那一端而形成了半圓,似乎是走到盡頭就可以觸摸到似,但是那樣的熱度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太過炎熱,而且沒有人想像夸父逐日般的荒誕。

  第一次,他送火神回家是為了約定下一次再出來1on1;第二次,只是剛好聊到美國的職籃;接著第三次、第四次……到現在。

  前幾次,青峰大輝還可以解釋這個舉動是為什麼。然而後來,最近幾次就只是習慣了這個動作,他也說不上來原因。

  嘈雜的蟬聲漸漸地因為入夜而靜了下來,街燈黃色的光暈開始一點一點的亮了。

  夏末的夜晚開始吹起涼風,剛打完籃球的兩人被風這麼一吹感到透心涼,但卻似乎是因為身上的汗水未拭乾,而造成有些著涼的狀況。

  「哈啾!」兩人意外地默契打了個噴嚏,後來面面相覷,笑著對方滑稽的噴嚏聲。

  「蠢峰!」「笨神!」「哈哈——」

  此起彼落的笑聲在夜幕低垂的道路上迴盪著,兩名少年都笑得開懷。

  「嘛,那就明天再說吧!」「喔喔!拜啦!」

  明明就讀不同的學校,明天再見這種事情似乎有些奇怪,畢竟不會在學校相見。

  但可能被青峰大輝養成了這種習慣吧,所以火神大我每一天都對他說著「明天見」。

  那一種莫名的依賴性和習慣,就在兩人之間悄悄地建構了起來。

*

後記:黒子「僕の光達マジ天使……」

黑子青火最大手!兩光什麼的真的超可愛的啦,小笨蛋❤

歡迎青火同好^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の世界が愛する *

ハラ瞳( ゚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